疫情下的中欧班列(成都)开行量不降反增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中欧班列(成都):开行量不降反增 多举措保障运输安全

中新网成都2月22日电 (王鹏)“疫情期间,我们中欧班列(成都)运输班组全封闭管理,我很久没回家了。”在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机务段列车整备场内,36岁的仲俊澜是中欧班列(成都)的火车司机,他正为下一次发车做准备。

远眺鸡鸣三省峡谷和大桥。刘忠俊 摄

鸡鸣三省大桥建成通车。刘忠俊 摄

“疫情来临,由于大部分企业和车队未复工,导致集装箱积压在堆场,目前堆场压力较大。”成都国际陆港运营有限公司物流中心主管龙曲波说,目前中欧班列(成都)去程班列稳定开行,回程班列稳定增长,“外省到达成都的货物,下高速路就面临管制,我们协调处理,检疫方面更加严格,如果来自疫情高发区,要进行详细排查。”

记者在大桥通车现场看到,3辆“情满旅途”爱心包车通过大桥开往云南境内。待两地交通部门完善相关手续后,还将开行四川省叙永县水潦乡至云南省镇雄县坡头镇的定制客运班车。

仲俊澜一家三代铁路人,每年春运期间,一家人见不了几次面。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运输班组实施全封闭管理,仲俊澜大部分时间在单位度过。他告诉记者,开中欧班列更考验驾驶技术,必须驾驶平稳。“今年虽然发生疫情,但我的工作量并没减少,与平时一样。”

鸡鸣三省大桥项目工程估算总投资5900万元人民币,采用二级公路等级建设,设计速度40公里/小时,双向两车道。“由于大桥所处位置地形陡峭,岩层破碎,节理发育、滑坡风险较大,拱座开挖方量较大,四川岸和云南岸总计开挖方量达12万立方米,施工区处于鸡鸣三省大峡谷景区内,无法修筑便道。”四川路桥鸡鸣三省大桥项目经理蒋中桥表示,大桥采用悬臂扣挂施工的钢筋混凝土上承式拱桥,因跨越鸡鸣三省大峡谷,需布设缆索吊装系统及载人索道,全桥起重吊装作业全靠吊装系统施工,弃土需垂直调运出渣,基坑开挖过程需逐级开挖逐级防护,约耗时7个月。

据悉,鸡鸣三省大桥的建成通车,将带动赤水河上游支流倒流河两岸经济产业发展,助力两地旅游产业发展,助推乌蒙山区脱贫奔康。(完)

据了解,鸡鸣三省大桥的建设提议起于1982年,由当时叙永籍全国人大代表杨美芬提出。但受当时桥梁建设技术水平的制约,较长时间没有实质性进展。

此外,大桥所处的贫困乌蒙山区,地理区位上是交通死角,历史上一直是落后贫困地区,它连接的四川叙永县、云南镇雄县均为国家级贫困县,与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隔河相望。“以前到对岸要绕行60余公里,需2个多小时,爬山渡河要1个多小时。”云南省镇雄县坡头镇64岁的村民刘世鹏称,通车后开车仅1分钟就到对岸,步行仅300米。“四川水潦的亲戚今年要来家里团年,他们可从大桥直接过来云南,方便多了。”刘世鹏说。

苗族群众跳舞庆贺大桥建成通车。刘忠俊 摄

记者在成都国际铁路港看到,进出铁路港的货车一辆接一辆,在门口必须经过测温、全车消毒后方可进入。在集装箱堆场内,巨大的龙门吊正在吊装集装箱,一片繁忙景象。

在龙曲波看来,虽然疫情对运输行业造成了一定影响,但对中欧班列(成都)来说更是一次考验。“目前我们主要开展线上营销,储备运量,同时积极拓展国际化的服务产品,通过这次疫情考验,我们应对突发情况的体制会更加健全。”(完)

始发于2013年的中欧班列(成都)是中国最繁忙的国际班列之一。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交通运输行业持续受挫。但截至2月17日,中欧班列(成都)2020年已开行198列,开行量不降反增,较去年同期增长80%,货物涵盖电子产品、汽车、服装、木材等。

建成通车的鸡鸣三省大桥。刘忠俊 摄

“这是因为受疫情影响,当前一些制造类、电子类适合公路运输和空运的货物正逐步转移到铁路运输领域。”成都国际铁路班列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李成缘解释说,随着相关企业逐渐将目光转移到铁路运输,疫情之下,中欧班列为带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增长开辟了新路径。

运输来自国外的防疫物资也是中欧班列的重要任务。李成缘说:“我们对境外捐献新冠肺炎救援的防疫物资,提供从欧洲、东南亚铁路运输至成都,并接续分拨至全国其他地区的全程免费物流运输服务。”

李成缘告诉记者,疫情期间,中欧班列(成都)提前对接沿途境外国家的政府、海关、铁路运营商,把控班列运输物资的境外政策变化、进出口条件与要求,按照“民生优先、公共优先、产业优先”原则,联合海关、铁路等部门,优先保证涉及民生企业的复工及防疫物资的运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