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院患者数量增加秘鲁面临暴发第二波新冠疫情

中新网12月12日电 据秘鲁《公言报》报道,当地时间11日,秘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832例,其中过去24小时新增病例为713例,另外1119例为调整补增,累计确诊病例达到980943例;单日死亡45人,累计死亡病例36544例。目前仍有3737人住院接受治疗,已有916249人康复。

秘鲁新内政部长何塞·埃里斯11日表示,如果秘鲁暴发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将立即采取限制性措施以避免新冠病毒传播,并遵守疫情紧急状态。

面对第二波疫情,秘鲁应该准备大约3200张重症监护病床,但根据卫生部的数据,目前只有1448张重症监护病床可供患者使用,其中1019张床已被占用。

一是处理好制度建设与治理活动的关系。制度是相对成型和稳定的规范体系。运用于实践时,还要辅之以一系列具体的活动,做好很多重要工作,这些大致都可以归结为治理。治理的要诀,就是要根据现实的条件,科学合理地运用这些制度,采取多种多样的方式方法,对国家、社会一系列对象和任务实行具体的管理、控制、调整和巩固,使之达到理想的状态。通过多年努力,我们已经建立了很多很好的制度,但在现实生活中,少数地方和干部却往往因为用简单粗暴的办法处理具体问题,造成了不应有的矛盾和后果。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加强制度体系的建设,一方面要加强治理活动的研究。要坚定强化制度意识,坚决维护制度权威,自觉尊崇制度体系,严格执行制度规范。同时,要建立起以制度为基础的整个治理体系,加强治理主体的建设,不断创新治理理念,改进治理方式,提高治理能力。统筹建设制度体系和治理体系,统筹完善制度规范和治理方式,统筹推进制度运行和治理过程。

四是处理好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的关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是在研究现实的大量问题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实现这个目标,就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存在和今后遇到的各种问题。我们在学习贯彻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的过程中,也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的统一,始终实事求是地研究现实存在的问题,科学准确地把握问题的性质和症结,按照十九届四中全会确定的目标、方向、任务推进改革、采取措施,切切实实解决人民群众关心的问题。通过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的结合,既有效地解决了问题,又向既定的目标和方向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那种只说空洞的大道理、大目标却不解决现实问题的倾向,和埋头具体事务、忘记了大目标、大原则的倾向都要克服和避免。

二是处理好彰显优势与改革创新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中华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拥护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能够持续推动拥有近十四亿人口大国进步和发展、确保拥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而实现伟大复兴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所以,我们必须始终坚持和巩固这一制度体系和治理体系。但这样的制度体系和治理体系仍然需要改革和发展。正因为有这样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十九届四中全会才提出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和任务,才有了“三步走”分阶段的路线图和任务表。所以,我们一定要辩证认识和对待保持定力和改革创新的关系,决不能有停下脚步,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既要固根基、扬优势,又要补短板、强弱项,在守正和创新的辩证统一中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水平。

关于宵禁时间,何塞·埃里斯表示暂时不会改变宵禁时间表。目前秘鲁的疫情曲线正在下降,但如果在圣诞节和新年假期期间发生大规模感染,可能会在2021年1月或2月暴发第二波疫情。

巴尔韦德指出,此前新增病例呈明显减少趋势,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因为新冠肺炎入院的患者数量增加,特别是在重症监护病房。

交通通信部强调,乘客必须遵守卫生规程,例如带来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并填写秘鲁移民局的健康声明。

另一方面,2020年12月11日,秘鲁交通通信部(MTC)宣布,正式批准从12月15日开始恢复往返西班牙、荷兰、法国和英国的国际航班,这是经济复苏计划第四阶段的一部分。

同时,秘鲁重症医学会(Sopemi)主席何塞·巴尔韦德博士也表示,秘鲁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呈上升趋势,这可能会是第二波疫情的开始。

他还称,经济复苏第四阶段的某些经济活动重新开始之后,有关部门对市民的行为保持警惕,关注疫情形势变化,一旦出现疫情反弹,将立即采取限制措施。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确定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三步走”战略目标。这个总体目标是制度和治理共生共长的目标。每一个阶段的目标都包含着两方面的目标在内,每一个阶段的制度建设和治理活动,都要互相促进、共同发展。一个社会,能否快速和健康发展,从深层次上来说,主要取决于两个机制。一个是动力机制,一个是平衡机制。为此,要处理好一系列辩证关系。

五是处理好顶层设计和分层对接的关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项整体性全局性的任务,必须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进行,科学谋划、精心组织,远近结合、整体推进,确保全会所确定的各项目标任务全面落实到位。由于制度体系和治理体系的内容十分广泛,相互间的关系十分复杂,而且所有的制度都要保持统一性和规范性,因此,所有的制度体系和治理体系都必须由顶层设计,统一执行,不能随便自行其是。与此同时,每一项制度和文件都需要各个层面无缝对接,使之既符合全局要求,又切合具体实际,上通天、下接地,叫得响、行得通,真正发挥制度和治理的效能。

三是处理好单项制度与系统集成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由很多领域、很多部门、很多单项的制度构成的。每一项制度都经历了实践探索和不断完善的过程,都来之不易,都需要我们坚持和完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九届四中全会为标志,改革的内容和措施已经展现体系化、整体化的特征,实际上进入了系统集成的阶段。相比过去,新时代改革更多面对的是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对改革顶层设计的要求更高,对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要求更强,相应地建章立制、构建体系的任务更重。因此,我们必须增强大局观念,坚持系统思维,善于从全局中定位和把握局部,以局部来服务和促进全局。把单项和局部的改革放在整体全部中认识和设计,在全局的指导下做好局部和具体的工作,发挥每一个局部和具体的积极性、创造性、主动性,推动全局整体更具活力、更有效率。

(作者:李忠杰,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