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产2亿个的口罩产业链疫情之后怎么办

遭遇疫情重创的中国,正在点滴重启。

而现在最为火热的产业链,就是“口罩制造”。

其实现在的口罩大军,主要分为两拨人。

另外一拨入局者,是有实力的龙头企业。

丁佳称,他的业务人员加入了几百个微信群,“但中间大部分人是倒爷和中介”。

“我们在2月就耗资数千万购置设备和原材料,建了7条口罩生产线。”湖南保灵生物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水龙称。

目前,中国已有4.7万家口罩企业,其中的8950家,是在疫情之后成立的。

他们的加入,让这个行业变得无比喧嚣。

一拨人是2月份进场的,以口罩老玩家为主。

有人说,口罩生产创造了月入上千万的暴富神话;也有人说,这将是血本无归的投机生意。

上百万人涌入,全国日产口罩2亿个,疫情之后怎么办?

“有卖2000、1万,甚至5万的。”孙正云称,很多来不及等机器的口罩厂老板,直接买图纸回去自己组装。

这帮人眼光极度敏锐,看准一个行业就急速下注。

据天眼查数据,截至3月18日,中国一共有4.7万家经营范围包括口罩且在正常经营的企业。

而丁佳熟悉的口罩厂老板们,那段时间也是喜笑颜开,“几乎每个人一个月都有千万的收益”。

目前,中国有多少企业可以生产口罩?

比如,比亚迪、格力都在2月开始投产口罩。

丁佳预估,至少有上百万人挤入了口罩大军,“有做电子烟的,放高利贷的,还有很多土老板,大多是喜欢赚快钱的群体”。

因为口罩机“一机难求”,很多机器厂都临时转型来生产口罩机。

而到了3月,情况开始变得复杂。

在有的QQ群,一台现货口罩机被叫到了160万

于是,网上出现了直接销售的口罩机图纸。

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普通人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冲向抗疫一线,但至少可以不为疫情防控添乱。作为商家,其赚取利润无可厚非,但打着预防新冠肺炎的旗号给自己的产品贴金就是不厚道的既恶又坏,再拉上毫不知情的专家钟南山为其背书,则更会让无辜的专家名誉受损,让不知情的消费者受骗。

刘水龙也发现,身边很多从未做过口罩的朋友过来问他,“怎么搞口罩?投入产出比是多少?”

“2月底,国际疫情开始出现,大家看到了出口的可能性,于是很多投机分子进入。”丁佳称。

这其中,有人为自己原有的口罩厂增加了流水线。

气象专家提醒,正值“三九”,天气寒冷,出行需注意保暖,谨防感冒和心脑血管疾病。此外,冬季空气干燥,还需注意用火用电安全,谨防火灾。

有的企业,意外地撞上了风口,确实也赚到了钱。

而其中的8950家,是在1月25日疫情开始爆发后新增的。

行业从业者估计,最近两个月,有上百万人涌入口罩行业,而中国每天的口罩生产量,“保守估计已达到了2亿个”。

当所有人都期望疫情尽快结束,特效药尽快问世时,这些假借抗击疫情的虚假广告就显得格外刺眼又丑陋。根据广告法等相关规定,发布虚假广告的,最高可处200万元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医疗机构发布虚假广告的,还可吊销诊疗科目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此外,违法商家还应对受到欺骗的消费者承担退一赔三或退一赔十的赔偿责任。作为监管部门,特殊时期当以更加严格的监管和更加严厉的处罚惩戒这些顶风作案,破坏抗疫大局,侵害公众合法权益的“抗新冠肺炎”广告。

这个在过去岁月里几乎要被“去产能”“去库存”的行业,却意外地成为了“硬通货”的制造者,开始为生命护航。

“我们家150万一台的现货,几个老板过来抢,现场打钱提货。”一家口罩机厂的负责人孙正云称,他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场景。

在QQ上,集结了数百个与口罩相关的资源对接群,卖口罩的、卖口罩机的、卖口罩核心原材料熔喷布的人,都汇聚其中。

目前,新增口罩企业主要集中在三个地区:江苏、浙江和广东。

据天眼查数据,从3月1日至今,全国新增经营范围包括口罩且在正常经营的企业共5695家。

“一个月就是3000万,月入千万确实是真的。”丁佳称。

“2月下旬复工潮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在市面上抢货。”丁佳称,当时他有10万个口罩的现货,3个老板都过来抢,最后一个老板拍了35万现金把货拉走。

最近不断有媒体曝出,口罩行业能“月入千万”,是2020年的极致暴富风口。

明天,北京气温变化不大,最高气温3℃左右。周末气温略有回升,最高气温在5 ℃左右,天气以晴到多云为主。

由此可见,在没有科学数据支撑的情况下,就随意打出预防新冠肺炎的广告,甚至打出“钟南山推荐”的旗号,显然是虚假广告无疑。这样的虚假广告是在拖疫情防控的后腿,给疫情防控添堵添乱,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属于“谋财害命”。试想,如果有消费者受到欺诈后购买使用了这些原本不具备预防功能的口罩或护目镜,进而“放心”外出,反而增加了感染风险。

他当时算了一笔账:他每天能生产50万个口罩,成本一个1元左右,卖3元一个,一天的净利润是100万。

也有和口罩相关行业的人加入生产大军,比如药企、卫生和个人护理企业。

当前,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有待研发,现有的药物是否具有疗效,疗效如何,则有待医疗专家根据临床结果做出判定。因此,在没有权威证据证实以前,谁也不能擅自发布任何药品或者其他产品能否预防或抑制新冠肺炎的论调。这既是对疫情防控、社会秩序、公众知情权的负责,也是对自我的负责。如果信口开河,随意蹭预防疫情的流量,发布与疫情有关的虚假广告,显然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根据广告法和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药品或医疗器械广告必须真实合法,不得含有任何虚假、夸大、误导性内容,不得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不得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不得利用广告代言人作推荐、证明。

也就是说,有超过60%的新增口罩企业,是在3月份成立的。

上海市消保委认为,加价功能是网约车平台利用信息不对称性优势,通过所谓的“价高者得”喊价模式干扰市场正常秩序的行为,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2017年初,滴滴打车也曾经在上海推出“出租车加价模块”,造成市场混乱,被上海市消保委和相关主管部门约谈叫停。

“我认识的一个口罩老板,把自己的生产线从2条,增加到10条。”丁佳预估,全国90%的口罩厂都临时增加了产能。

口罩大战,早在2月就已经打响。

真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原来售价20万一台的口罩机,被炒到了50万、80万,最后居然变成了现货160万。

在上百万人的疯狂进场和炒作下,口罩产业链中的机器设备、原料,价格开始猛涨。

上百万人涌入,全国日产口罩2亿个,疫情之后怎么办?

上海市消保委介绍,近日,有不少消费者向上海市消保委反映出租车市场价格混乱,“打车难”“打车贵”的情况频发。经上海市消保委调查了解,“美团打车”上线的“出租车感谢费”模块,实则为出租车加价功能。

上百万人涌入,全国日产口罩2亿个,疫情之后怎么办?

市场上,涌进来了更多希望“分一杯羹”的人。

北京市气象台预计,今天白天晴转多云,北转南风2、3级,最高气温2℃;夜间多云转阴,南转北风1、2级,最低气温-7℃。

“他们大多是一些有口罩生产经验和资源的人,因为外面的人看不清楚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怕厂子刚建好,疫情就结束了。”行业从业者丁佳称。